我捡的崽都是神明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三分钟后, 睡眼惺忪的双翅大老虎懵逼地走下了战舰, 脑袋上冒出无数个问号“???”

  试探性地踩在第四寮的地面上, 大老虎还没为美丽的环境赞美,就被一群绿油油的目光看的心下一哆嗦, 尤其是几只气息令他不安的存在,耳朵瞬间压成飞机耳。

  怎,怎么?

  金宝儿打量几秒,眯了眯眼,眼底闪过一丝讶异“哦豁?”

  小狐狸耸动鼻翼, 慌张地捂着鼻子, 小爪子颤巍巍地指着大老虎“哇!这家伙是凶兽诶!”

  穷奇么?青龙想起智商稀薄不服管教的饕餮, 幽幽长叹,第四寮愈发不好管理了。

  在第四寮所有成员里, 有一只的表现极为特别。

  刘惜时“!!!”

  刘惜时的手顿时握紧,他呼吸瞬间一沉,一双眼倏地红了, 他咬着唇,失去血色的嘴直哆嗦,他手中的筷子不知何时掉落,只是恍惚而激动地往前走了两步。

  小小!

  是小小啊!

  察觉异样,沈兮偏头看他, 眉梢讶异地挑起“嗯?”

  阻止小崽子和沈堔之开口, 沈兮指尖轻点, 眯眼看到了两人身上的因果线, “哦。倒是有趣。”

  偷偷佯装不存在的小爱神探头探脑,左瞧瞧右看看“诶,这只老虎的气息好奇怪哦。”

  充满了血腥气,像极了深渊怪物!

  哈鲁比目瞪口呆,他瞥了眼大老虎的爪子,又愕然地看刘惜时,忙低下头喝了口水压压惊。

  “小哈?你怎么了吗?”

  “没,没事。”

  “噢。”

  大老虎在观察了几秒后,视线彻底定格,他呆滞地瞪圆了眼,险些吓了个倒仰。

  傻呆呆地站在原地,僵硬的像是一块石头,“呼呼呼……”

  刘惜时顾不上其他,哽咽地喃喃“小小!”

  大老虎懵了。

  惜时?!

  这不是第四寮吗?惜时怎么会在这里?想到某种可能,大老虎的脑子快炸了,他的呼吸逐渐急促,因为惶惑,满心的惴惴不安“吼,吼???”

  “小小!”刘惜时渴求地看了眼沈兮,被他投了个安抚的眼神,彻底克制不住扑过去。

  一个小不点冲进了毛毛里,大老虎傻兮兮地偏头,像个上了发条的木偶。

  惜时,真的是惜时吗?

  刘惜时眼眶通红,抱住大老虎无声地流眼泪“小小,我以为要更久才能看到你,你知道我多担心你!你没事真的太好了,小小,我很想你,妹妹也很想你……”

  大老虎身体一僵,赶忙回头给他擦眼泪,但抬起了肉筋筋的大爪子,叹了口气,他探出了带着倒钩的舌头……

  “嘶,疼疼疼疼……我的脸……”刘惜时只觉得脸上一阵尖锐的刺痛,像是被砂纸磨了。

  大老虎瞬间窘迫e,忘记了。

  乌龙打破了悲痛,刘惜时眼中弥漫上一层裹挟笑意的泪花“我就知道你死不了!都说祸害遗千年,你现在比原来更壮了,你,呃,等一下,你之前暴动了?那只s级怪物?!”

  刘惜时后知后觉地发现了华点,倒抽一口冷气。

  心中又是着急又是心疼。

  还恐惧。

  “那你没事吧?哪里受伤了吗?第三寮的人伤你了吗?”刘惜时捧着大老虎的脑袋转来转去。

  大老虎蹭了蹭刘惜时,心中高兴极了,他没事,他很好。

  真的。

  刘惜时松了口气,拍了拍大老虎的头,然后发现小小变成了很大很壮的一只。

  他心情复杂“你变了很多。”

  小小并非大名,当初只因为小兽崽太虚弱也太瘦小,甚至是连他妹妹都比他大一圈儿,小胳膊小腿,走路都不怎么稳,这才被戏称小小。

  可如今,小小哪里小的。

  大老虎包括尾巴,身形大概得有五六米,若非大老虎低着头,他甚至摸不到他的脑袋。

  两个小竹马互相拥抱了一会儿,总算发现了周遭打量的视线,周炳作为和刘惜时同期实习生,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幕,他记得沈先生去第三寮领回来一只怪物吧。

  就这只吗?

  回头和众多探究的视线撞上,刘惜时闹了个大红脸,他不自在地轻咳一声,赶紧擦了擦脸上的湿痕,用力搓搓脸振作地深深呼吸“小小,我们过去吧。”

  “吼。”

  沈兮眼底的意外消失后,就只剩下好笑了“这就是你提过的好友?”

  他记得刘惜时提起穷奇时,介绍的这家伙是——性格温软,很会照顾人,很会做饭?

  他并没和大老虎接触多久,但沈兮觉得小家伙很有趣,他审时度势,头脑清醒且聪颖,能清晰地定位自身的位置,分析周遭情况,并不会随意招惹事情。

  若非穷奇暴走时,露出血腥的凶戾,沈兮还真无法和刘惜时勾勒出的人联系在一起。

  穷奇是上古凶兽,凶兽会做饭,还照顾人?

  同样想起招聘记忆的几只神兽脸色各异,看向刘惜时的目光愈发诡异,这小崽子是不是滤镜太厚了,还是说时代变迁,穷奇缺失了血脉传承后,自骨子里变异太多了?

  这太不可思议了。

  “咳,是的。”刘惜时的双颊因羞窘滚烫,眼眶也红红肿肿的。

  像极了一颗熟透了的苹果。

  大老虎不知道有这一茬,圆溜溜的耳朵忍不住竖起来,视线在刘惜时和沈兮身上来回转,实在搞不明白自己的竹马为什么在第四寮,爪勾不安地刮挠“吼?吼。”

  惜时是在他之后暴走了吗?

  还是直接第四寮!

  怎么会这样?!

  刘惜时疑惑地看了眼自家竹马,以为他害怕,连忙轻声安抚“别怕,沈寮长和大人们都很好,小家伙们也很可爱,他们不会伤害你的,这里很安全,你放心吧。”

  大老虎获得了料想之外的回答,脑袋上冒出两个问号“??”

  不是啊,他不是要说这个。

  “吼。”

  “吼——吼——”蹲在远处,独自啃一只烤全羊的小恐龙舔了舔嘴巴,掏出了小手绢在小jiojio上擦了擦,看到了一只给他极强威胁性的怪物,一时炸毛“吼——”

  大老虎正心如浮萍,猛然看到一只十米高大块头,惊了一跳,立马也进入了战斗状态。

  他弹开翅膀,将刘惜时护在羽翼下,探出爪勾,龇牙咧嘴“吼!”

  “吼吼——”

  “吼!”

  沈兮“…………”

  左边一只宛若扩声器的小恐龙在肆意嘶吼,右边一只像极了立体音响的穷奇中气十足反击。

  搓了搓阵痛的额头,沈兮嘴角一抽,忍了忍,“噗嗤”笑叹出声。

  他伸手在中间摆了摆,两只家伙同时转过头。

  大老虎“吼?”

  捏着鼻子,白仔没什么表情地吃掉蒜泥西蓝花,吞下不符合他人生观的食物松了口气,声音不含感情地帮忙翻译“他说这是个暴走的怪物,让大家小心。”

  沈兮“嗯”了一声,他能从大老虎隐约传递出来的情绪感知到他的焦急和戒备。

  至于另一只,纯粹因为容貌凶悍,再次被错误判断了。

  小恐龙就很不高兴。

  “吼——”

  沈兮乐了,点了点头“对,你只是长得比别人高一些,并不是小疯子。”

  小恐龙获得了沈兮的赞同,瞪了眼大老虎,心满意足。

  大老虎“…………”

  错,错了吗?

  刘惜时搞明白了,眼中的笑意渐渐堆积,他凑到他耳际,轻声道“这是我们寮的成员,别看他个头高,实际是只很可爱的家伙,你以后就知道了。”

  大老虎舔了舔嘴巴“嗷……”

  沈兮指了指对面的位置,“先坐下来吧,你晚上应该还没吃饭,小嗷呜还有鱼了吗?”

  “有哦!”被点到名字,小嗷呜立马举手,“我这就去取过来哦!”

  这只大家伙和小嗷呜一样是转寮来的,但和嗷呜不同,小嗷呜是随寮长一同到达,相当于寮里的老干部了,反倒是二十多岁的大老虎还是个新人。

  沈兮“惜时,他既然是你朋友,那他的事情就交给你吧。好吗?”

  “好!谢谢沈寮长!”刘惜时激动极了。

  大老虎“嗷。”

  一顿饭高的潮迭起,将大老虎托付给了他的好友,沈兮指了指青龙“有什么事情找小青崽。”

  滴滴滴。

  讯息传来,是正在海边取景的剧组,熊猫精导演发来的消息。

  沈兮惊讶地眨了眨眼,眼中笑意渐深“小龙,让人去接应一下,熊猫崽子到了。”

  提起熊猫精,小狐狸嘴里的鸡翅也不香了。

  他瞥见了不明所以的沈堔之,顿时又觉得酸爽,连忙开口“熊猫导演的家人到了吗?老龙你快去接啊!去去去!别耽搁了,你不知道你那群在星空上守卫的士兵多可怕吗?”

  沈堔之危险地眯起双眼,表情似笑非笑。

  小狐狸“咳。”

  深深睨了一眼正打着小算盘的小狐狸,沈堔之在兮哥的脸颊上亲了一下,直接点开光脑找副官。也恰巧副官在空间站,让他先将人送回来。

  在空中飘的副官“…………”

  行行行。

  一架小小的飞船缓慢地落地,这是白仔在专门研究了第四寮星的重力后,制作的小型飞船。正巧适合地面到空间站的短距离运输。

  副官率先走下了驾驶位,飞船门打开,一只女性熊猫和两只圆滚滚的小东西下了船。

  眸色深沉,沈堔之的视线幽幽,忽然他目光一凝,定定看两团黑白球。

  小狐狸摩拳擦掌,有了对比才知道珍惜,如今的他经历过洗礼,一点也不觉得小熊猫精碍眼了。

  好的。

  只要能给沈堔之添堵,他就高兴!

  沈兮见到两只胖嘟嘟的小家伙,眼神逐渐慈祥,他笑眯眯地走过去,视线落在走路颤巍巍、下个楼梯骨碌碌滚了个跟头的熊猫崽子上“我是第四寮的寮长,这是你的孩子吗?”

  女人受宠若惊,写满了不安的脸上涌上惊讶,她连连点头“是。是的!”

  “真可爱,小崽子和你很像。”沈兮抱起了一只,在手里掂了掂,笑眼弯弯地摸了摸熊猫崽崽圆滚滚的脑瓜“你是哥哥吗?”

&e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我捡的崽都是神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今夜无眠只为原作者水森森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森森并收藏我捡的崽都是神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