拐个太子当兄长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太子是韩雁鸣, 那他是谁?

  齐应弘知道, 当日缨缨为了保住房产, 曾让人假扮成他。那个假的“韩雁鸣”记忆全无,在宫中做事。

  他后来曾细细打探, 但并未发现完全符合条件的人。他觉得此事疑点重重,就数次告诫缨缨远离那个假兄长。

  然而缨缨对此似是不以为然,并未应下。时间过去数月, 他没再听她提起过那个假的“韩雁鸣”, 还以为是她终于听了话, 与那人断了联系。却不想今日亲眼看到, 有人直呼太子殿下为“雁鸣”。

  难道那个假的竟是太子么?缨缨和殿下,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

  马大娘匆匆忙忙回家。

  而齐应弘却渐渐回过神来,眼见太子殿下朝韩宅方向而去, 他心念如潮, 下意识便要伸手阻拦。

  谢泽睨了他一眼, 面无表情“齐大人这是何意?”

  齐应弘深吸了一口气“臣有一事不解……”

  “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。”谢泽打断, “我还有点事。”

  虽然此地有暗卫,但他并不想直接暴露了身份。

  谢泽越过齐应弘, 直接走向韩宅。

  齐应弘犹豫了一瞬,跟了上去。——他原是想直接离开的,但现下心内满是谜团。

  他觉得他必须要弄清楚。

  缨缨知道太子的身份吧?那她对太子究竟是什么态度?

  韩濯缨正在收拾剩下的香烛纸钱,听到敲门声, 只当是亲哥去而复返, 她搁下手头的事情, 前去开门“哥,你……啊,哥哥?”

  待看清面前的人,韩濯缨忽然没来由地一阵局促。第一反应便是,也不知道她眼睛现下还肿不肿?是不是很难看?

  果然,谢泽瞧了她一眼,直接问“你哭了?”

  “哪有啊。”韩濯缨脱口而出,带着她自己都不曾察觉的亲昵自然,“你怎么来啦?”

  站在谢泽身后不远处的齐应弘瞬间脸色微变。

  ——尽管早就隐约猜到,可亲耳听见还是心中一震。

  韩濯缨侧身想将谢泽让进去,却一眼瞥见了立于他后方的亲哥齐应弘。

  她眼皮一跳,所以这俩人是撞上了?

  “过来看看你。”谢泽抬脚进入,甚是自然地走到了院中石桌旁,在自己的藤椅上坐了。

  韩濯缨手扶着门框,冲亲哥勉强笑笑,笑容里有掩饰不住的尴尬“哥,你是不是东西落下了?”

  齐应弘定定地看着她,没有说话。

  韩濯缨也不清楚他知道了多少,就含糊道“他有时候会过来,你还要进来坐坐吗?”

  她虽然这么问着,可内心深处是希望对方拒绝的。

  然而齐应弘却迟疑了一下,轻轻点一点头“好。”

  兄妹两人的互动,谢泽尽收眼底,轻嗤一声。

  韩濯缨听在耳中,雪腮绯红,心里更觉尴尬。但她又不能真的将亲哥拒之门外,就退后两步,让他也进来。

  齐应弘入内,顺手掩了门。他瞥了一眼气定神闲的太子殿下,干脆开门见山“我方才在门外,听到有人唤殿下为雁鸣。”

  韩濯缨一怔,下意识看了一眼太子殿下,只见他正似笑非笑望着她,也不说话。

  再看一眼神色凝重的亲哥,韩濯缨只得道“啊,对,邻居是这么以为的。”

  “你不是说那个人记忆全无,在宫中做事吗?”齐应弘皱眉。

  所以她一直没有对他坦诚?

  “那,我以前也是这样以为的啊,但是此一时彼一时嘛。”韩濯缨略一思忖,觉得到了这个时候,也没什么可心虚的,就半真半假道,“我那时以为他失忆了,就哄骗他说他是雁鸣。他心地善良,没有戳穿,顺势帮了我,还照顾我很多。怕我知道真相后接受不了,就一直费心瞒着我。”

  她寻思着,他既然在他父亲面前有意无意美化她,那么她礼尚往来,自然也要把他摘得干干净净。

  一旁的谢泽唇角一勾,眸中漾起笑意。

  他可真喜欢她维护他的样子。

  韩濯缨继续说道“说起来这真的得要谢谢他,若不是当时有他在,我可能现在已房产被夺,流落街头了。”

  当然,她也不会真的就任由那些韩氏宗亲摆布就是了。

  齐应弘深深地看了太子殿下一眼,心地善良?那是国朝的太子,再心地善良也不会为了这种事情假扮旁人。多半当时另有原因。

  但他此刻并不能说什么。因为太子帮了缨缨,这一点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否认的。

  然而想到事到如今,缨缨仍与太子相从甚密,街坊邻居甚至以为太子殿下就是真正的韩雁鸣,齐应弘不免心绪复杂。

  齐应弘唇线紧抿,冲太子殿下拱手施了一礼“多谢殿下了。”

  说起来上次缨缨出事,也是这位殿下施以援手。尽管他与东宫不太和睦,但也得承其情。

  谢泽笑笑“过去的事不必提了,齐同知原本是要离开的吧?如果没有其他的事,可以回去了。孤还有些事要同缨缨讲。”

  他语气自然,仿佛他才是此地的主人一般。

  韩濯缨不由地瞪了他一眼。

  谢泽挨了她一记眼刀,也不恼,只是回之一笑。

  齐应弘心念转了几转,他方才的确是要离开。但现在太子在这儿,他反倒不太想走了。

  他是她一母同胞的亲兄长,此刻却显得像是个外人。这感觉让他很不舒服。明明他才是真正的韩雁鸣,是她唯一的亲人。

  齐应弘定了定心神“殿下请自便,臣先不走。”

  他并不动身离去。

  韩濯缨几步走到谢泽身边,借倒茶之际,冲他使了个眼色,将声音压得极低“你怎么……”

  她跟这个亲哥相处着确实比较尴尬,但这里毕竟是韩宅,是他们父母留下的宅院,也算是他的家。

  其实不只是亲哥,其他人上门拜访,只要不是恶意,她都不会直接下逐客令,而是等对方主动告辞。

  谢泽抬眸,神情有几分无辜“可我真有事跟你说。”

  韩濯缨声音更低“那你也不能……”她悄悄指了指不远处的亲哥。

  这两人说话时,虽然没有亲密的行为,但无形之中给人一种亲近感。

  齐应弘移开视线,忽然改了主意“算了,缨缨,我改天再来看你。”

  也不等妹妹回答,他直接大步离去。

  “诶……”韩濯缨扭头,放下茶盏,看向谢泽,“你刚才干嘛赶他啊?他好歹是真正的雁鸣。这是韩宅,也算是他的家啊。”

  谢泽却只是笑“没有赶他,他本来就是要走的。再说,都没认祖归宗,哪里算是他的家?我们家还差不多。”

  韩濯缨小声反驳“他虽然没回归本家,可也承认自己身份,愿认我这个妹妹,也说好了三代还宗。我爹娘二叔要是泉下有知,肯定不舍得赶他出去。”

  ————

  齐应弘大步走出韩家。

  他思绪极乱,脑海里浮现的尽是方才的场景。

  这个妹妹跟太子的关系,他看不分明。或许是兄妹情?可太子殿下自有兄弟姐妹,又哪里缺缨缨这个妹妹了?但若说是别的……

  那日缨缨斩钉截铁的那句“我没想嫁他”倏地在他耳畔响起。

  齐应弘缓缓阖上了眼睛。

  等他回到齐家,天已经黑了。

  刚进家门,就有长随上前,低声禀告“有贵客在书房等候。”

  齐应弘心中一凛,抛却杂念,直奔书房。

  天色已晚,书房里点了一盏灯。

  书桌前坐了一个人,正低头翻看着一本书。听到脚步声,这人抬起头来,露出一张年轻俊秀的面容。

 &emsp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拐个太子当兄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今夜无眠只为原作者程十七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程十七并收藏拐个太子当兄长最新章节